“我被人欺骗了,而且是被有血缘关系的亲戚欺骗的。这我绝不会忘记。在我父亲面前他们一副正人君子面孔,而父亲尸骨未寒,就变成了难以宽恕的不义小人。从小至今我始终背负着他们带给我的屈辱与伤害,恐怕要一直背到死。因为我死也不能忘记。但我尚未复仇。想起来,我现在做的事已超出对个人的复仇。我不单单憎恨他们,还对他们所代表的所有人怀有憎恨。我认为此即足矣,足矣。”

评论